返回顶部

南充停车费多半落入私人腰包

http://www.scol.com.cn  (2016-11-08 08:25:50)  来源:南充晚报  
编辑:王青山  

e19ed4ba2bc803dffdb55bb8ea363491.jpg

顺庆区模范街附近一道围墙内的停车位,有私人在此收费

11月5日、6日, 市城管执法局、顺庆区城管执法局与《南充晚报》 组成一个联合暗访组,对顺庆城区街边临时占道停车收费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 昨(7)日,本报《禁停路段收取停车费收费员:“我们有关系”》 一文对调查的相关情况进行披露,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不少读者纷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2225777,反映此次调查暂未涉及到的乱象,并呼吁对街边占道停车收费管理工作实施切实改革,期盼采取更加有效、更加合理的手段来规范秩序,促进公平,提升城市管理水平,造福于民。

律师调查 不少非法主体在收停车费

34岁的律师李兵上周末到市滨江大道一幢楼下办事,在楼下临街公共区域临时停车。 一位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过来收费,对每辆停放在此的汽车最低收取10元。“顺庆城区街边停车收费,核定起步价2元,你这里的收费也高得有点离谱了吧?” 李兵询问收费员所属单位,收费项目有无明确审批?

这名收费员说, 他是某物管公司人员,收费行为代表该物管公司。但是李兵通过上网查询,没发现顺庆区政府委托任何物管公司在街边停车位收费。也就是说,这名收费人员的收费行为,涉嫌收费主体不合法。

无独有偶,李兵在顺庆华凤片区、西山片区、舞凤片区,发现存在大量主体不明的收停车费行为:在桂花路,既有村民收费,也有街道办委托的收费员在收费。在华凤片区的一条大街上,有五六名未着装的收费员。

在调查中, 让李兵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顺庆城区街头的收费员收取停车费后,很少足额扯票。这样一来,这个车位,甚至一条大街,每天究竟能够停多少车、收多少钱?只有收费员心知肚明!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收费主体的公司或部门, 如何确定收益数额?李兵进一步查询得知,顺庆区政府在2014年3月,通过招标程序引进两家收费公司,但是很快有一家收费公司退场,目前仅有一家收费公司受政府委托合法收停车费。但李兵却发现,在顺庆主城区,至少有数十个收费主体, 齐刷刷地向街头临时停车占道收费伸手,“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公利私吞么?竟然还在城市街头长期存在!”

李兵从顺庆区有关方面获悉,经过多轮停车位规划调整,目前顺庆城区现有街边临时停车位8000多个,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目前由政府委托收费、 纳入统一管理的不到1500个。 大多数停车位收益被各种非法主体私吞。

管理尴尬 收费员为啥不足额扯票

“顺庆主城区每年流失的停车收益规模究竟有多大?”李兵说,从招标公告上看,顺庆区政府委托的一家收费公司, 原定经营1837个车位, 每年须向区政府财政缴纳220万元纯收益。照此估算,目前顺庆主城区有6500个停车位在区政府委托收费范围之外, 意味着每年约有770万元的纯收益流失。

2014年3月, 顺庆区政府经过招标引入两家收费公司。昨日上午,记者与其中一家公司———南充金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约访。 该公司市场部经理黄多兵在律师陪同下,接受记者采访。

黄多兵介绍, 金驰公司是顺庆区政府同时招入的两家管理公司之一, 当时他们约定管理1837个车位,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政府只移交了850个车位;另一家公司约定管理671个车位,但实际只接收到480个车位。这家公司入场不久,即放弃此业务而撤场。在政府有关部门撮合下,金驰公司于2016年1月正式签约入场。在此之前,这480个车位实际处于无管理状态。

黄多兵说,目前,该公司经营状况也异常艰难。首先是管理升级不能正常实现;其次是不同收费主体引发种种乱象, 对收费公司经营行为造成干扰; 第三是收费公司名义经常被冒用, 公司权益得不到合法保护。按照最初的招标合同约定,该公司首批引进800套手持可移动数字收费终端,按照市发改委核定的价格严格计时收费。但是这种收费平均水平较过去的一次性交费更高, 加之全城街边临时停车占道收费管理的标准和手段不统一,导致司机反感,这种模式计费在江天美食城等街道试行之后,最后归于失败。

黄多兵还说,该公司在经营中遭遇另一个困惑,就是原定应该归属于该公司管理的停车位,长期游离于政府管控之外。比如人民公园“电信大厅”外停车位、青年城外临街停车位、戏迷巷停车位、市妇幼保健院外停车位、川北批发市场外临街停车位等等,就连文化路家乐福超市门口停车场,除了收费公司管理的车位外,至少还有3个人在此收取停车费。

“市民反映,街头有很多收费员只收钱、不扯票, 这是不是意味着公司在管理环节存在巨大缺口呢?”面对记者的追问,黄多兵承认,在目前有限的监管手段之下,要严格要求收费员足额扯票,确实非常困难。为了杜绝收费员从中渔利的行为普遍蔓延, 公司对每个街区收费情况进行综合测试后, 向收费员确定一个目标额度,完成额度后,多收多得。

“这种上不封顶的管理模式,会不会导致收费员在利益驱使下, 超范围、 超标准收费呢?”黄多兵承认这种行为可能存在,但公司一经发现有违规收费行为, 将对当事人员加大处罚力度,维护公司的社会形象。

市民呼吁 管理办法亟待根本性改革

昨日上午, 不少市民打进本报新闻热线2225777表达自己的观点。 家住顺庆区波特曼小区的杨鑫荣表示, 街边临时占道停车本来就是政府为解决市民停车难而推出的便民举措, 对其进行规范管理也同样应该遵循这一原则,体现便民和有秩序。但令人遗憾的是, 有关部门虽然经过一些探索, 但是现在街头停车位管理工作整体上出现效率低、乱象多、不公平等问题,希望相关部门能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市内某机构策划师向云云表示, 从表象上看, 目前街边占道停车收费问题出现乱收费、超范围收费和多头收费现象,非常混乱,给市民停车制造不便,直接影响到市民对城市管理工作的评价。从深层来看,不同主体涌上街头乱收费, 把城市公共资源当成部门或个人的“自留地”和“摇钱树”,肯定不行。建议对此进行彻底、深入、颠覆式改革,切断一切利益链条,给管理部门松绑。

昨日上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城管部门内部,也有很多管理者在呼唤改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 街边占道停车收费最初是区政府委托保安公司收费, 后来因为与国家政策有冲突, 于是将管理权下放到街道办,由街道办分别管理。后来引发的问题繁多,于是又统一收拢,采取市场化手段,向社会公开招标。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同样行不通。街边占道停车收费管理,本来就是一项公共事务,在管理过程中,应该突出其社会效果,以便民利民、方便城市管理为目标,而不应该将收费作为工作的重心。

记者从顺庆区城管局获悉,目前该局已经在组织相关专家, 对包括街边占道停车收费等等在内的城管工作进行制度性反思和评估,该局力争通过管理的体制机制入手,深度改革,创新手段和方法,达到优化管理、提高效率、促进公平、夯实保障等管理目标。(记者 张松 文/图)

(原标题:停车费收到哪去了?多半落入私人腰包)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