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重振南充水运 打造嘉陵江黄金水道

http://www.scol.com.cn  (2017-03-01 08:22:21)  来源:南充日报  
编辑:王青山  

●本报记者 陈冠霖/文 梁洪源/图

通江达海,不仅是区位优势,更是坐拥一座“金矿”。曾几何时,嘉陵江百舸争流,在四川及重庆范围内,年货运量仅次于长江。

嘉陵江,一条流经南充7个县(市、区)的“长江”,一条先天条件优越的“黄金水道”。在市内有关人士看来,激活它的潜力,不仅能重振南充水运业,而且能带动旅游、住宿、娱乐、零售等相关行业发展,形成庞大的复合型产业链条,促进南充、重庆等沿江城市紧密合作,推动南充融入成渝城市群。

曾经百舸争流 货运量仅次于长江

“等嘉陵江航运复兴,希望能再次坐船畅游嘉陵江,饱览两岸风光。”现年96岁的刘芝义家住顺庆区中城街道滨江社区,他说,与嘉陵江一生相伴,如今,他期待嘉陵江重现往昔百舸争流的场景。

年轻时,刘芝义在嘉陵江边当过纤夫,后来攒钱买了船,在广元与蓬安、南部、顺庆之间往来,以贩运煤炭、茶叶为生,年老后,在嘉陵江畔定居。他见证了嘉陵江近百年的历史变迁。

嘉陵江,串起广元、南充、广安、重庆等地的水路交通。据民国时期《南充县志》记载,在今顺庆区滨江路与果城路交会处的码头,上游各地的小船到这里卸货,换装大船,然后南下重庆;下游各地货运船只到此,货物换装小船,再运到阆中、广元等地,码头的兴起,带动了货栈、旅店、餐馆的兴旺,让顺庆城外的一个荒郊野渡变身街区。据省交通运输厅1986年统计,当时,嘉陵江航道拥有船舶3600余艘,载重量近10万吨,在四川及重庆范围内,年货运量仅次于长江,约占川渝水运量的25%。其时,南充航运业甚为兴盛,嘉陵江老南充港就有15处码头,相关资料显示,1981年至1983年,嘉陵江年均短途客运量达88万人次。

进入21世纪,水运在运输体系中的比重逐渐降低,嘉陵江的航运业务逐步萎缩,“黄金水道”遂成昨日记忆。

如今,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巨大的物流需求,与公路、铁路运输相比,水运具有量大价廉、低碳环保的优势,要求重振嘉陵江航运的呼声日益高涨。市第六次党代会提出,必须立足成渝、放眼全国、接轨全球,国际、国内“双层发力”,水、陆、空“三线并举”,北上、南下、西进、东出“四向突破”,打通对外大通道、完善内部大循环、构建区域大网络,全面提升内外交通层次和水平,建成畅达区域、通向全国、连接世界的国家次级综合交通枢纽。

“虽说现在已是水、陆、空立体交通时代,但是,水运对于南充来说,依然是吸引投资的要件。拥有便捷、低价的水运条件,南充在招商引资方面就拥有了比较优势,就会比不具备这种条件的地方,领先至少半个身位。”市投资促进合作局相关负责人说,嘉陵江如果成为“黄金水道”,不仅对南充的汽车汽配、油气化工、现代物流等产业有促进作用,而且,一条“黄金水道”就是一条产业带,像美国的密西西比河流域,像欧洲的多瑙河流域,像珠江三角洲,国际国内,莫不如此。

水运成本虽低 行舟艰难选择陆运

7年前,正是看中南充坐拥嘉陵江,日上金属选择落户南充。“但是,航运不畅,我们的原料和产品全部通过陆路来往于重庆、南充之间。”日上金属总经理兰日进说,公司每次运进的原料和运出的产品重量都在2000吨左右。陆运一吨要花150元,2000吨要花30万元运费,公司每年进出20万吨原料和产品,运费占公司产值的15%。他说,“当时看中南充拥有嘉陵江航道以及汽车产业基础,水运能给企业减少一半的运费。但是,目前我们只能选择陆运。”

毗邻南充港都京作业区多用途码头的嘉美印染公司,于2016年与码头方签订合作协议:嘉美印染公司的产品通过码头运出,生产原料通过码头运进。“虽然签了协议,但是,我们只能选择陆运方式。”嘉美印染公司董事长黄祖林说,嘉陵江下游重庆利泽段航电枢纽未建成,影响了通航。他说,“如果嘉陵江航运能力提升,我们肯定选择成本更低的水运方式,沿江而下,把产品销往国外。”

南充港都京作业区多用途码头占地面积约2.4平方公里,集装箱年吞吐能力可达120万标箱。宽阔的堆码场矗立着3台高大的龙门吊,却没有停靠的船只。“下游的航电枢纽未建成,航道通航能力不强,我们虽与企业签有合作协议,但是,多数企业在枯水期选择陆运方式。”四川南充都京港务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据南充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调查,目前,南充大部分对外出口企业通过陆路把产品运往重庆,再从重庆通过长江运到其他地方。航道的不畅,增加了本地企业的经营成本。

“把嘉陵江打造成‘黄金水道’,就是再造一条物流大通道。”南充著名经济学教授、市政府经济顾问宋先钧说,嘉陵江通航能力的提升,不仅能降低南充企业的经营的成本,而且对沿江旅游业的开发,有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改善通航条件 四季畅通为时不远

昨日,记者在下中坝嘉陵江大桥桥头看到,桥上,车辆穿梭,一派繁忙;江中,船只稀少,有些冷清。

“就算在丰水期,在嘉陵江航行的船只也很少。”市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夏季是嘉陵江的丰水期,500吨级船舶从南充顺嘉陵江而下,可至重庆、武汉、上海等地。在冬季枯水期,受下游重庆利泽航电枢纽未建成的影响,通航困难。

如何把嘉陵江建成“黄金水道”?市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南充境内正在实施的嘉陵江航运配套工程,项目包括库尾航道整治,在嘉陵江合适位置建设航标站,对马回船闸老化设备进行改造等;在阆中市、蓬安县规划建设旅游码头,在嘉陵区李渡镇、仪陇县规划建设货运码头。通过实施嘉陵江航运配套工程,嘉陵江航道等级在2020年能达到四级航道标准,这意味着,500吨级船只在嘉陵江畅通无阻。以后,将升级打造为国家三级航道,满足更大型的船舶通航。

“现在,嘉陵江南充段的航电枢纽可以通行500吨级船只。”市航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按规定,船舶随到随开船闸,待闸时间不超过4小时。枯水期时,统一在周四过闸。

据重庆市交通委员会披露的信息,嘉陵江利泽航电枢纽工程于2015年12月30日动工,预计2022年底建成。该工程竣工后,将提高附近航道通行能力,使之达到三级航道以上标准。

创意包装旅游 立法护航“黄金水道”

依托嘉陵江的资源禀赋,南充正在打造嘉陵江亲水休闲旅游产业带。市旅游局副局长赵亮说,提升嘉陵江通航能力,对南充旅游业的发展,意义重大。

事实上,有人对此作了专题研究。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张明伟在与人合作撰写的《嘉陵江文化与南充经济发展研究———兼论地域文化的产业创意》一文中,提出了嘉陵江文化产业创意总体构想:依托嘉陵江流域的物质基础和文化内涵,开发包括旅游、影视、饮食、玩具、网络等创意产品,通过创意产业丰富嘉陵江文化内涵,塑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品牌。

此外,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旭东等人在《南充城市文化形象定位与发展创意旅游的思考》一文中,提出把南充城市文化形象定位为“三国文化发源地”,把南充现有的旅游资源包装组合为创意旅游产品,可在嘉陵江南充段选址打造“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崖刻”景点,图文并茂地展现嘉陵江航道的变迁。

“嘉陵江南充段流经7个县(市、区),沿江旅游业的发展潜力巨大。”张明伟说,把嘉陵江打造成更高等级的航道,通航更大的船舶,就能整合沿江的旅游资源,他说,游客乘坐大型船舶游览沿江景点,可以是一日游,甚至是几日游,给沿江经济带住宿、娱乐、零售等行业注入活力,在扩大内需、融入成渝城市群等方面起到的作用是难以量化的。

对于嘉陵江,沿途航电枢纽是绕不开的话题。嘉陵江南充段有9座航电枢纽,分别是沙溪、金银台、红岩子、新政、金溪、马回、凤仪、小龙门、青居航电枢纽,这些航电枢纽通航能力的大小,对嘉陵江能否变身“黄金水道”至关重要。

“要打造嘉陵江‘黄金水道’,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要统筹兼顾,协调好航运与水电、防洪等各方关系,理顺船闸管理体制。”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说,即便南充通过地方性法规,解决影响嘉陵江南充段畅通等方面的问题,但是,南充地方性法规只能在南充行政区域有效,依然受制于南充下游的通航条件。最好是由省人大或省人大常委会通过航道管理方面的立法,理顺航道管理体制,规范船闸管理,为航道的规划、建设、养护等活动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撑,嘉陵江“黄金水道”才能尽早变成现实。

四川在线 - 首页 - 推荐新闻

12345......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