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蓬安县检察院探索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效果好

http://www.scol.com.cn  (2014-11-18 17:09:23)  来源:四川在线-南充频道  
编辑:王晶城  

蓬安县检察院探索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效果好

    四川在线南充频道讯(李晓荣 唐建东)2014年以来,为确保检察权在阳光下运行,该院以深化检务公开试点为契机,探索建立了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机制,共立案1件3人,不立案2件3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40余万元,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

    加强调研构建理论基础

    一是论证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案件初查做法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吸收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并对初查结果释法说理,实际上是变事后被动回复为事中主动知悉,其做法符合宪法精神。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03条第二款:“人民检察院应当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人民检察院可以吸收证人协助调查”,检察机关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线索中,将知悉案情或与案情有直接关系的实名举报人作为证人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符合检察机关执法办案操作程序层面的规定。二是论证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案件初查角色定位合法。实名举报人作为一种特殊证人(知情人或“线人”),在全程参与反贪线索初查中,必须在检察人员的统一组织指挥和主导下,向检察人员提供信息和履行客观作证义务,必要时可作为“线人”为初查扩充信息、获取未知信息和提供可供选择的突破口。检察机关保证其提供信息权、监督调查权和结果知情权,同时承担协助调查和保守案情秘密的义务。三是论证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案件初查程序合法。按照相关法律法规,需要界定实名举报人作为证人,以社会监督的名义介入案件初查的边界,各阶段的职能职责、工作内容能得到有效控制,避免无序性、报复性和角色错位。该院重点通过相关制度机制构建予以保障。

    完善机制保障顺利推进

    一是出台了《实名举报人介入职务犯罪案件线索初查的实施意见》。该《意见》从六个方面对实名举报人参与反贪线索初查进行了规定。参与条件:要求实名举报人身体健康,认知能力正常,有可靠的案件线索,愿意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保密义务。参与方式:以社会监督的名义持监督卡,全程隐蔽参与进行。工作内容:为对调查相关知情人、调取相关证据材料、检查被调查人的相关资料和档案、查询等初查手段提供线索或基础信息,协助侦查人员了解涉案对象处所、通讯、活动规律、人际交往、性格特点等情况。享有权利:要求检察机关为其所做工作保密,保障其人身安全,保障其在所在单位不因该事项被扣发工资、奖金,不被打击报复;知悉所提供每条线索的侦查结果,并在案件初查结束后告知其立案或不立案的结论。如对结果(结论)不满意的,可以要求阐明原因并说明理由。履行义务:提供真实可靠的线索,为对案件承办人情况、线索侦查结果等履行保密责任。参与程序:由实名举报人主动提出或由案件承办人提出是否愿意介入的建议,经审批后签订保密协议,让实名举报人了解权利义务及注意事项,并由办案部门在合适时机通知其介入初查。二是对参与方式的具体表现形式进行了界定。参与方式主要包括:秘密约谈、通讯交流、网上互动、授意打探、通过实名举报人发动相关知情人主动作证、参与和见证一般性调查、结果反馈、开示部分可以开示的证据和法律法规所允许的其它方式。三是构建程序维护合法权益。制定缜密的初查方案,对举报所反映的主要事实、表象和合理怀疑先进行综合评估分析,再深层次地制定初查方案,明确初查的步骤、方法和措施。准确研判举报动机,根据实名举报人不同的举报动机确定其参与程度和信息公开程度。双向签订保密协议,对初查的对象、内容、方法、时间等内容,严格保密和控制知情范围。对获取的信息进行仔细甄别,避免出现误判。把握初查主动权,从实名举报人所反映的信息中作出大胆预测和判断,并迅速开展初查工作。确保实名举报人安全并注意保护涉案人员合法权益。

    强化质量提升司法公信

    通过抓好实名举报人全程参与反贪案件初查,不断强化案件质量,以提升司法公信。一是有效提升初查成案率。实名举报人知晓被举报人的软肋,掌握着被举报人不法行为的关键证据。当其自愿介入案件初查时,就能按照侦查人员的意图千方百计帮助获取相关证据,增大初查成案率。比如贪污案件,大多是通过做假账或“变通”处账的方式完成的,实名举报人大多是直接参与人,能迅速再现被举报人的不法手段和非法占有故意。又如行受贿案件,实名举报人往往和行受贿双方(或被举报人)存在利益纠葛,便于侦查人员迅速摸清案件脉络,实现“24小时审讯突破”。二是有效解决“案结事不了” 现实难题。结合该院近年所办案件,80%左右的实名举报人充分认可检察机关查证结果,未产生异议;20%左右的实名举报人即使因受其举报动机、期望值和法律认知水平等限制,对检察机关查证所认定的罪名、金额甚至法院所判刑期存在异议,但让其全程参与初查并对初查结果进行释法说理,有效消除其猜疑和误解,解决了“案结事不了”的难题。三是实现反贪办案从“由供促证”到“由证促供” 的转变。当前职务犯罪隐蔽化、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对事实可靠、证据扎实的案件,初查阶段在实名举报人帮助下能迅速选准突破口,及时固定关键证据,收集大量相反客观证据,堵死翻供退路,从而实现“由证促供”的目的。四是有力推进“阳光检察”打造。让实名举报人有条件参与初查,向其开示初查所获证据,能变单向公开反贪部门职能职责、受案范围、执法结果和内部程序性规定为双向互动参与,让其见证反贪执法过程,提升了解程度和认同感,增强执法公信力。

    该机制的建立,大大缩短初查周期,避免了可靠证据的灭失,破除了人民群众对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神秘感,大大减少不服职务犯罪查处结果的重复信访,有效提升人民群众对检察机关的认可度,增强了司法公信力。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