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恋上大自然 南充商人秦巴山区当农夫

http://www.scol.com.cn  (2017-02-16 08:13:54)  来源:南充日报  
编辑:王青山  

见面的时候,林敏感冒了,他说,从大自然回到城市,他就会觉得不舒服。1958年出生的林敏今年春节和家人一起穿越了秦巴山区无人区,大山中,他负重前行,反而觉得轻松。骨子里沉淀着冒险精神,上世纪90年代,林敏便一人进入茶马古道,在海螺沟冰川探险时险些掉入冰川裂缝;骑着一辆铃木踏板摩托车深入无人峡谷;在秦巴山区深处生活两年,连手机都不带。

天生“不安分” “野孩子”下井寻宝

林敏家世居于如今的南门坝一带,父母对他管教甚严,这反倒激发了他骨子里的不安分。

“小时候村里有一口据说是明朝留下来的深井,大家都说改朝换代的时候有达官贵人在井里藏了许多宝物,小孩子对宝藏总有一种英雄情结,于是那个时候我总想下去探一探。”林敏说,他父亲一直禁止他下井,但他还是偷偷下去了。

“第一次下井还是很害怕的,当时井底下处处湿滑,长满了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摔跤,我是手抖脚也抖啊,可是小伙伴都下去过了,我也只能硬着下去,不然显得我很没出息,别人也会看不起我的。”林敏说,他下到井底,夏天井水冰冷刺骨,虽然不深淹不死人,却根本不敢久待,来水井打水的人发现了他,要放绳子下来拉他上来,但他拒绝了,他要像其他小伙伴一般自己爬上来,但井上窄下宽,又极其湿滑,上来反而更难。

这时,已到午饭时间,林敏的父亲到处找他,他闷在井里不吭声,怕被父亲发现了挨打,后来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自己爬了上来,在父亲那边也遮掩了过去。

初次探险的成功让林敏心里充满了兴奋与愉悦,对于户外运动魅力最早的感受也来源于此。他告诉记者,小时候他跟着小伙伴漫山遍野的撒欢,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样样在行,也正是这份骨子里的“野”,成为了他探索大自然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所在。

探险达人 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上世纪90年代林敏便一人深入茶马古道,并在海螺沟冰川探险。

“那时候我才三十多岁时,一个人前往雅安,跟着马帮一起走茶马古道上贡嘎山,那时候进山骑马要骑三天,山路狭窄而险要,只能容一马通过,马帮就把马一匹匹拴起来,排成竖列慢慢通过,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实在是让人胆寒。”林敏说,他此前没有骑马的经验,茶马古道一会上坡一会儿下坡,上坡时人容易往后仰,下坡时又容易往前冲,稍不留神就容易跌落下马,掉进万丈深渊,凶险万分。

一路坚持,林敏已入茶马古道深处,人马都非常疲惫,尤其是马儿负重前行,累得口吐白沫,林敏心疼,坚持下马步行,让马儿休息,这一举动让马帮的人非常敬佩,称其心善,对动物尚且如此,何况对人。

茶马古道之行结束后,林敏与当时乐山机械厂的一个技术员结伴去海螺沟探索国内海拔最低的冰川。冰川多裂缝,最深处达千米,处处有警示标志,标明何处有人不慎掉进裂缝丧身。林敏在冰川探险时不知不觉深入危险区域,不慎从冰山上滑落,脚下就是千年形成深不见底的寒冰裂缝,他只能徒手抓住冰凌,脚下没有任何的支撑点。生死存亡之际,他满脑子都是家中的妻儿。由于心里牵挂妻儿,他坚持了下来,化险为夷。

尽管探险时遇险不止一次,但林敏说,或许这就是探险的乐趣所在。

一次,林敏和妻子骑着摩托从四川进藏,在出川后的第一站芒康,他们误入了大峡谷,四周荒无人烟,而当时他们摩托车的油表也显示油量不多了。

“幸运的是,不知道开车走了多久,我们发现了一个小镇,里面一个小卖部老板懂些汉语,他很吃惊,他告诉我,这里除了这个小镇,百里内荒无人烟,开着摩托穿越大峡谷的,还是第一次见。”林敏说。

不带手机 秦巴山区生活两年

几十年的探险生涯,让林敏对大自然产生了一种深入到骨髓的亲近感,几年前他在秦巴山区深处探险时,发现了一处世外桃源,那里地处陕西杨县,拥有和张家界一样的地貌以及众多珍贵野生动植物,最重要的是那里民风淳朴,山民和大山之间的那种情感令他动容。

两年前,林敏在那里租了一栋房子,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每天早上醒来时,漫山遍野都是鸟叫声,那里简直就是鸟儿们的天堂。

“我不带手机,尽量远离现代生活!”林敏从镇上买了蔬菜种子,在房子附近开辟了菜地,房东将自家的牛屎等有机肥送他做肥料,菜也不用农药,虫子有鸟儿吃,林敏闲暇时了就自己捉虫子,种出来的蔬菜,用山泉水煮了,别有一番风味。

林敏每天都会随着山民上山,渐渐对住处附近大山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哪里有能采到珍贵的药材和美味的菌类,山民都会带着他去,他发现山民基本都不打猎,对于一草一木都非常爱护,即便有在外打工回来的人在山里设置陷阱捕猎,也会有山民悄悄将这些陷阱全部拆掉,林敏的房东家里的一个角落里就堆了很多捕兽夹。因此,对于山里哪些东西可以动,哪些不能动,林敏非常熟悉,并严格遵守规则。

泣血喜鹊 感受人与动物和谐相处

但感受到人与动物之间的那种亲人般的情感,源于一次外来游客枪击喜鹊事故。

林敏告诉记者,他隐居的小山村里,有很多窝喜鹊,它们与村民们十分亲昵。农忙季节,村民走在前面耕耘翻地,而喜鹊一只只排队跟在后面,在刚翻的土里挑挑拣拣捉虫觅食。

村民有时在院坝里剥包谷,或者晒粮食,喜鹊也来啄食,村民一般也不驱赶,就像自家养的鸡一样。

有一年,外来的游客用猎枪打死了一只正在孵蛋的喜鹊,村民们一下围拢了过来将他们的车子挡住。打鸟的人从怀里掏出一叠钱说:“你们不就是想要点钱吗?”

但村民们并不接受赔偿,他们说:“你留下来看看就行了。”

打鸟的人执意要走,村民们报了警,警察不仅将打鸟人的猎枪收缴了,也同意了村民们的处理方式。打鸟人于是留了下来,村民管吃管住,让他看看喜鹊的生活。

原来,被打死的喜鹊留下了一窝喜鹊蛋。伴侣被打死后,另一只喜鹊开始绝食,整日在枝头呼唤它的伴侣,慢慢身上的羽毛掉落,最后一头倒地而亡。喜鹊死去的那天,村民带着游客走到树下,问了他一句:“你觉得惨不惨?”打鸟人给全村人道歉,并表示回去后会和所有的朋友讲这次经历,发动大家一起来保护野生动物。

“置身大自然,你就会觉得自己也变得单纯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更为真挚纯朴。我和村民一样,对一花一草一鸟都有了感情,这种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欢愉满足是在城市里感受不到的。”林敏是一个生意人,他每年拿出一半的时间去那个山村住一段时间,和村民保护山林,既是自己对大自然的回馈,也是为了传承这份难得的真情。(易立权 实习生 刘晋名)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